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丑女种田:山里汉宠妻无度最新章节 - 第3466章 名医来了

丑女种田:山里汉宠妻无度 第3466章 名医来了

作者:巅峰小雨书名:丑女种田:山里汉宠妻无度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“娘,别过来,别过来,有妖怪!”阿标朝着老太太这里大喊。

    老太太哭着道:“青天白日的,哪里有妖怪,你是魔怔了哦……”

    阿标往后退了两步,惊恐的指着面前的香椿树对老太太道:“这树成精了,是妖怪,妖怪啊,树妖姥姥,它正跟我说话呢!”

    “我要砍死它,砍死它……”

    阿标说着,咬着牙挥舞着手里的菜刀奋力砍下去。

    砍得噼噼啪啪作响,木屑更是飞得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就在老太太一筹莫展的当口,身后突然有个人贴到老太太耳边给老太太出了个计。

    老太太点点头,朝身后这姑娘感激的看了一眼,然后上千两步对那边还在砍的阿标道:

    “儿啊,这树成精了就得用法宝来镇,切菜的菜刀法力不够啊,喏,这里有个法宝,你拿去,用这个砍!”

    听到老太太的话,阿标的动作果真停顿了下,他呆滞的目光先是看了眼手里的菜刀,

    又看了眼老太太递过来的棍子,此刻,在他的眼中,那根棍子散发出金光。

    就在阿标丢掉手里的菜刀,伸手来接这根棍子的时候,一个人影突然从老太太身后闪了出来。

    是先前给老太太献计的那个年轻女子。

    只见她抬腿一脚就把阿标手里的棍子踹到地上,然后扑上去,众人都没看清楚她是怎么出手的,阿标就被制服在地。

    “放……”

    阿标眼里灌血,仰头正要咆哮挣扎,那年轻女子胳膊肘往下一摁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摁住了阿标后背的哪处穴位,阿标啥动静都没有,就那么直直倒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阿标……”老太太痛呼了一声,扑到了阿标的身旁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把我家阿标咋样了啊?”老太太哭着问。

    杨若晴的手依旧按在阿标的身上,对老太太道:“老大娘,你儿子患病了,是癔症。”

    “我认识城里一个最有名的大夫,就是专门治这方面的,”

    “你儿子这情况必须立刻送去治疗,不然,他这会子是砍树,回头就是拿刀砍人了!”

    听到杨若晴的话,老太太吓得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但还是没有松口答应让杨若晴带她儿子走。

    杨若晴看到身后那些终于敢踏进院子来瞧热闹的街坊邻居,接着对老太太道:

    “你儿子正处壮年,发了癔症更是力大无穷。脑子一片混乱,一棵树能看成树妖姥姥,”

    “他看别人,也能看成妖魔鬼怪,大人是大妖魔,小孩子是小敝物,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拿起刀一顿乱砍,又或是把这一条巷子一把火全给点了,这个后果,不堪设想!”

    杨若晴在这一段,是添油加醋了一点点的。

    目的就是要吓唬老太太,让她答应把阿标交给她,让她带回去。

    老太太果真被杨若晴这番话吓得瘫软在地。

    她身后的那些街坊邻居更是吓得比老太太还要厉害,不待老太太表态,他们就抢着替老太太表态。

    “姑娘你既然认识那样的名医,那真是太好了,赶紧把阿标带去治病吧,不然咱都不心安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都不敢往这门口经过了,就怕阿标冲出来把我一刀给砍了!”

    “就算躲在家里,也不踏实啊,搞不好这火就烧起来了,哎,这头顶上悬着一把刀的日子当真不好过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众说纷纭,但意见却达成了共识,那就是老太太一定要答应把阿标交给杨若晴带走。

    老太太抬手抹了把眼角的老泪,对杨若晴和众人道:“我也想给我家阿标治病啊,可家里连买米买粮的钱都没有,哪里还能拿出钱来请名医给他治病啊?”

    街坊邻居们面面相觑,一个个也很为难。

    但凡他们各家有点钱,大家伙儿凑凑也就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可是,都沦落到住在瓦市后面这条老巷子了,自己的牛尾巴都还这遮不住自己的牛**,又拿什么去接济阿标?

    把街坊邻居们的这些表情扫入眼底,杨若晴扬了扬眉道:

    “这回老大娘你和阿标真的是走运了,那个名医,是出来做功德的,这个月会有三次机会是给病人义诊。”她道。

    “啥叫义诊啊?”老太太一脸迷糊的问。

    后面一个街坊妇人抢着兴奋的道:“义诊就是不要钱!”

    听到不要钱,老太太还有些不相信。

    老太太喃喃道:“天上不会掉馅饼儿,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哦……”

    杨若晴便撩起自己挎着的篮子上面盖着的布,让她看了眼篮子里买的食材。

    “老大娘,你看我随便逛一回瓦市,随手买的食材都要一二两银子的,我还会忽悠你吗?”

    边上,街坊妇人也笑着道:“大娘你真是瞎担心,人家一看就是有钱人家,忽悠你啥?忽悠你这几间破屋子和几把破凳子不成?”

    又有其他人道:“这机会可是难得的,你还是赶紧抓住吧,不然你家阿标回头发起疯来,再这样,我们街坊可是不敢要你们母子住这里的啊!”

    听到可能被撵走,老太太慌了。

    她又重新打量了一眼面前的杨若晴,看这女子眉清目秀,容貌清丽,眉宇间一股正气。

    嗯,应该不是坏人。

    “姑娘,敢问你贵姓啊?”老太太又问。

    杨若晴道:“免贵姓杨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杨姑娘,”老太太道,“那就有劳杨姑娘了,我家阿标就托付给姑娘你了,要是能治好,老太太下半辈子都围姑娘吃斋念佛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大娘,你为啥吃斋念佛啊?你家阿标之前不是要你跟他一块儿去信那啥教吗?”

    街坊邻居打趣。

    老太太摆摆手道:“诸位行行好罢,不要提那茬!”

    根本不需要杨若晴开口,街坊邻居们自发去找了一辆平板车,还有绳索过来。

    把陷入昏迷状态的阿标抬上了平板车,然后推举了两个汉子出来拉车,阿标娘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杨若晴正要离开之际,另一个妇人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她对杨若晴赔着笑,讨好的道:“杨姑娘,你先前说的那个名医有三回义诊的机会,这阿标占了一回,还剩下两回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腿一到刮风下雨就犯痛,也没钱看病,你看你能不能帮忙通融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杨若晴看了眼妇人的腿,然后笑了笑,直接摇头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除非是跟阿标一样的癔症,其他的小病小痛,不在名医义诊的范畴内,抱歉!”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