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男神攻心术最新章节 - 第380章 是我的错

男神攻心术 第380章 是我的错

作者:沫小七书名:男神攻心术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就在两个人僵持的时候,洛尘的手机突兀地响起,打破了沉静的气氛。

    见来电话的人是孙健,洛尘微蹙了下眉,随即滑开了屏幕:“喂”

    简小兮舒服地靠在洛尘怀里,听着他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尘,你知道陈沫在哪里吗?”孙健等了许久也没有等到陈沫的消息,最后打过去的时候,手机竟然关机了。

    “她应该在花店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洛尘猜测,因为他和简小兮回来之后,并没有听到隔壁家有动静。

    “昱凡这小子现在喝多了,嘴里一直念叨着陈沫,我想让她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孙健头疼地望着躺在沙发上醉的不省人事的黎昱凡,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洛尘轻轻嗯了一声,挂断手机之后,简小兮调皮地在他胸前蹭了蹭,像只挠人的小猫,笑道:“我陪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洛尘继续冷眼,并没有拒绝她的请求。

    简小兮看到洛尘嘴硬心软的样子,顿时喜笑颜开。

    只是,洛尘不知道,就在他开车从小区里离开的时候,陈沫绕过人行道,从另一条路,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所以,洛尘和简小兮到了花店,见到的是一把锁。

    “小沫是不是又去医院了?”简小兮猜测。

    洛尘点头,觉得有这个可能,可是因为现在正在生简小兮的气,他幼稚地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那,我们去医院找她吗?”简小兮锲而不舍地跟洛尘搭讪。

    洛尘摇头,还是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阿切~

    简小兮站在花店门口,冬天的冷风吹过来,让她忍不住就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这喷嚏一响,洛尘再也淡定不了,他急忙脱下身上的大衣为简小兮披上,牵着她的手就朝车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,还是一句话都没有。

    可是,这么细致贴心的举动,却让简小兮的心底趟过暖流,非常舒服。

    车门打开了,洛尘正欲将简小兮推进车里,猝不及防之间,简小兮踮起了脚尖,在他脸颊处落下了一个吻。

    随即,弯下身子坐了进去。

    洛尘的俊脸依旧绷着,可是心情明显有些好转,他清淡的眸子里带着浅薄的笑意,那样的笑透着幸福

    陈沫回到家之后,从一个陈旧的铁盒里翻出一件东西房产证。

    耳边,不断地回荡着那个陌生女人的话,陈沫不知道,她是怎么知道陈奕赌博这件事?可是,听着她说黎昱凡帮陈奕还了赌债,陈沫立马就相信了。

    因为,她了解黎昱凡,在钱这方面,他一向都很大方。

    更何况,陈奕是她弟弟。

    陈沫薄薄的红唇望着手里的房产证,嘴角不自觉就成了一条直线。

    她不想欠黎昱凡,更不想让别人以为,她是因为黎昱凡有钱,才和他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这套房子,是父母唯一留给她的。

    当年,姑父迷上赌博,姑姑卖了她家的房子来还高利贷。

    现在,这样的故事,又发生在了陈奕身上。

    陈沫微微闭了下眼睛,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一脸。她觉得,陈奕变成这样,她难辞其咎。

    做了好一阵思想斗争,陈沫睁开了双眼,她咬着嘴唇,胸口起伏得厉害。

    最后,她将房产证重新放回了盒子里,然后去了卧室把电脑打开。

    她上网查了一下这个地段的房子价格,随后将卖房的消息发了出去

    另一边,黎昱凡喝多了,整个人毫无意识,正在发酒疯。

    他躺在偌大的沙发上,情绪变幻的让孙健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时而哭,时而笑更多的是,嘴里一直喊着陈沫的名字。

    孙健坐在一旁,温润的脸上满是无奈,静静地望着他发泄情绪。

    洛尘很快就赶过来了,陪同的,还有简小兮。

    看到黎昱凡双手掩着脸,低低地呜咽出声,那身上溢出的悲伤感,让简小兮都忍不住动容。

    这男人,是受了多大的委屈啊,居然哭成这副德行。

    洛尘单手抄兜,站在一侧,看着黎昱凡这样,脸上也滑过愧疚的情绪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他只不过是想帮陈沫救出她的弟弟,现在竟然让黎昱凡误会成这样。

    “尘”孙健微微抬起睫毛,看洛尘一眼,随即又落在黎昱凡身上,“他说,陈沫是他的女人,让你别跟他争。”

    洛尘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,淡声回道:“这次是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简小兮冲他皱了皱鼻子,“知道错就好,明天赶紧写个检讨书,告诉他,以后看见陈沫就离她百步之远,绝不接近兄弟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,彻底将孙健傍逗乐了。

    他温润一笑,指着简小兮揶揄道:“小师妹,这件事就交给你了,检讨书一定要认真审核才能盖章。”

    被两个人合起来揶揄,洛尘忍不住就瞪了孙健一眼。

    最后,孙健和洛尘两个人把黎昱凡抬上了车,因为黎昱凡对陈沫恋恋不忘,几个人一致认为,应该把这个喝醉酒的人,送给陈沫。

    所以,陈沫收到这份礼物的时候,非常意外。

    陈沫正在家里发布卖房子的消息,听到有摁门铃的声音,她跑着就去开了门。

    门一打开,陈沫就看到洛尘非常吃力地扶着黎昱凡,见陈沫开门了,他有点气喘地说道:“他喝多了”

    陈沫把门拉开,示意洛尘把黎昱凡扶到卧室里去,简小兮摸了摸陈沫的脸颊,那浅淡的泪痕贴在她的脸颊旁,简小兮好奇地皱着眉头,问道:“沫,你怎么了?怎么哭了”

    陈沫着嘴唇摇头否认,“刚刚在医院担心小奕,现在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事别藏在心上,知道吗?”简小兮又伸出手摸了摸陈沫的脑袋,好似一个大人哄着孩子般有耐心,“你什么都好,就是太闷了,你要是有事,一定要告诉我。”顿了顿,简小兮伸出手指恶狠狠威胁道:“不许瞒着我,否则,绕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陈沫唇一笑,乖巧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适时,洛尘从卧室里走了出来,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,看向陈沫嘱咐道:“我等下给你送点解酒茶,晚上就麻烦你照顾一下他了。”

    陈沫点头,见洛尘快要走出去门,她嗫嚅了一下,才问道:“洛医生,你们为什么要打架?”
博聚网